相亲能遇到真爱?

遇到个“棒槌”,我就很开心了——叙西畔

在我29岁“高龄”的时候,我和恋爱3年的男友分手了,于是父母开始无比焦急。

“去见个面吃个饭,看看吧,万一遇到喜欢的呢?”母亲温柔地看着我吃饭,轻言细语地劝我。她已年过五十了,鬓角早就有了白发。

我放下饭碗,突然觉得自己有些不孝,都快30的人了,还让父母日夜忧心这样的问题。“见就见吧,反正不会少两肉,就算是为了让父母开心一点也行。”我心想。

几天后,我就穿着高跟鞋,拎着平日根本不会背的五位数的包,准时坐进咖啡馆里。据说,对方是个有级别的公务员,家里有背景。我家做生意,也算小康,所以我们见面,双方父母都很开心。

这是新时代的“官商勾结”啊,突然冒出来的这个想法把我自己给逗笑了,正当我偷着乐时手机响了,接起的瞬间,我就看见那个1米85的大个子走进咖啡馆。

那么高,像个大棒槌。

“棒槌”坐在我对面,我们相互打量了几秒钟。

在双方微不可查的眼色中,我觉得,至少我们在外形上,相互都是满意的。我本以为接下来我们会进行自我介绍,慢慢聊天,然后再喝咖啡……结果棒槌却开门见山:“你好,我1个小时之后有个临时紧急会议要回单位,我就长话短说。我今年30,属虎,金牛座,血型O,在政府机关上班,是个科长,平时爱好徒步和露营。大学有过一个女朋友,3年前分手了,你还有什么想知道的?”

我的手一抖,差点把咖啡倒在包上。

我之前参加的相亲也不少,可能是棒槌很可爱地连星座、血型都说了,所以我决定留灯到下一轮。

那天,我和棒槌只聊了十多分钟,他就再三道歉准备离开了。我以为肯定不会有后续了,谁知道棒槌走的时候,承诺道:“下次一定会请你出来再吃一顿。”

一周后,我俩在一家川菜馆第二次见面。年龄差不多,算是能聊得来,我们一度说到童年和少年的求学经历蛮愉快。吃完这顿饭,棒槌开车送我回家,并目送我上楼,让人觉得他意外地很贴心。

进了家门,包还没放下,我妈就围了上来,眼里仿佛闪着绿光:“怎么样?怎么样?”

“嗯,还行吧。”虽然没了大学恋爱时的激动劲儿,但是心里还是觉得暖暖的。

可接下来的2周,棒槌就再也没有联系过我了,我不明白自己做错了什么,也不好追问。

错过了棒槌,本没什么,但我的心却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平静,我拒绝了父母后续给我安排见面的那些对象。

“完了,别人不要我,我却心心念念上别人了。”1个月过去,还是杳无音信,我终于憋不住,发了句,“你最近好嘛?”

发完我就后悔了,然而手机还是没有回音。

“好吧,估计他把我拉黑名单了。”我把头埋进枕头,默默发誓再也不相亲了。可那天,母亲又哀伤地恳求我,“去见见吧,万一遇到喜欢的呢?”

我正寻思着怎么拒绝她,手机却突然震动了,“我刚从西藏回来。2个月前被紧急抽调进藏支援去了,没有信号没有网,我现在还好,你呢?要不要出来吃饭看电影?我现在在你家楼下等你。”

看清了发信人的确是棒槌,我抓起包就要出门,“妈,我出门约会去了,今天争取拿下这个男朋友。”

我妈误会了,她继续叨叨:“对嘛对嘛,愿意出门就好了,说不定这个就是真爱呢。”

楼下的空地上,站在车旁的棒槌黑了一点,瘦了一点。凛冽的空气也止不住我浑身发热,我小跑着向他冲了过去。

相亲遇真爱?不不不,遇到一个棒槌我就很开心了。

只要姑娘人好、俊俏,他们不嫌弃你家——苹果

“女儿啊,邻居又来问你啥时候有空见见那男生?”母亲已经是一周内第三次问我同一句话了,我实在不想让她为难:“你安排吧!”

夜色中,邻居、男孩、男孩妈妈一行三人姗姗来迟,母亲迎他们进门,我们就在父亲的房间里见面。父亲遭遇车祸后腿脚不便,他倚靠在床上,母亲坐在床沿,三位来客相依而坐,而我坐在房门边,与他们远远地拉开了距离。

这一幕似曾相识,15年前,我姐姐的婚姻也是通过相亲完成的——男方来我家里看姑娘,对上眼,就成了。

一落座,邻居便开始罗列男生的各种优点:名牌大学毕业、工作稳定、车子已备、婚房听女孩子的意见购买……

“属相与你相配,又比你大四岁,肯定会照顾你、疼爱你……”邻居说着,男生的母亲则不停地点头,我看了看男生一脸淡然的表情,再看看我父母的神情,心里就明白了。

相亲能遇到真爱?

我问了男生的一些详细的情况,我们一问一答,平淡地如一杯白开水。偶尔男生的母亲也会插话:“我们家的婚房还没买,想问问女孩子的想法,如果想买在市区,我们也能承担得起。”或者,“你在哪儿工作?每个月收入多少,花销多少?”或者问我爸,“你生病多久了,现在还需要定期去医院么?”

因为我还有其他的事,就跟男生道了歉,说:“我们交换一下联系方式,私下再联系,好吗?”可正当我们交换联系方式时,邻居开口说:“他们不嫌弃你家的情况,只要姑娘人好,模样俊俏就可以了。”

这句话就像是往平静的水面砸下一块石头——我家怎么了?难道就因为我父亲出车祸丧失劳动力,需要照顾,母亲一个月收入1500元左右,无退休工资,就觉得我的家庭压力大?还是因为我家是老房子,陈设一般,觉得我家不富裕?只是因为我模样还过得去,才勉强配得上那个男生?

晚上回到家,父亲房间的灯还亮着,我打开房门,喊了一声“爸”。父亲叹了口气,招呼我坐在他的床沿边。

“女儿,委屈你了。我恨当年那场车祸,恨自己现在还不能走路。你姐出嫁的时候,我给她置备了许多嫁妆,虽然不是特别风光,但至少不失体面,可你出嫁,家里确实没有多少积蓄了。爸对不起你!看爸这样的情况,女儿,咱别挑了,成不?”

我哭了,可最终那男生也没有联系我,因为有那个梗在,我也没再主动联系他。

我历经所有相亲,只为遇到你——吃着等

我管相亲叫“面试”,从1998年到2005年,我经历过三十多场“面试”。介绍人很多,其中给我介绍对象最多的,是我同学的妈妈钟阿姨。

一次,钟阿姨又约我喝夜茶,我在饭店电梯口遇到一对中年夫妇,他们看见我就相互低声说,“是他吧。”

我没太在意,进了大厅,钟阿姨向我招手,跟我一起坐下的,正是电梯口遇到的那对夫妇。“这是女孩的父母。”钟阿姨向我介绍。这场面试竟有三个面试官,我心里嘀咕,这也有点太隆重了吧。

女孩是药剂师,在一家药店做店长,长得不是那么让人满意。她父母是做二手房中介的,一直在暗示家境殷实。钟阿姨介绍完了双方的情况,我明显感觉到了两位家长眼神里的热度。

我在一边听着,有一搭没一搭地应着。

半小时,点心上了四五道,加了一次水,钟阿姨说时间不早了,我便买了单。两位家长还意犹未尽,邀请我隔天上他们家里坐坐。

他们刚走,钟阿姨便问我感觉怎么样,轻轻摇了一下头。钟阿姨说没关系。

后来,她又给我介绍了五六个女生,会计、建筑造价师、保险业务员……最后一个,是一个物业公司的文员,父母都入了美国籍,在美国买了房。钟阿姨让我重点考虑。

我对这女生不反感,但也没什么感觉。有一次她拿出她父母在美国房子前的合影给我看,我想,我对她真的是不来电,总不能因为一个“美国梦”而违背自己的内心吧。我还在踌躇着,没过几天,对方先道了别,我松了一口气。

还有一个高中同学,也给我介绍过好几个女孩,其中有一个是他的租客。

女孩是外省人,高挑丰满,长得很漂亮。那晚我们聊得挺开心,同学提议我送女孩回家,我欣然答应。到了楼下,女孩提议我上去坐坐。

我想了一下,就上楼了。进了房间,她便开了电扇,叫我坐。我环视了一下,房间只有五六平方米大小,我在唯一的椅子上坐下,她站到梳妆台的镜子前,背对着我把扎头发的夹子取了,扬一下头,长发像瀑布一样泻下来。

这时她电话响了,感觉是个男的,可能是她的客户。女孩背对着我说电话,我看不清她的表情,只是语调温柔而暧昧,时不时还会笑两声。

我在一旁听着,觉得这女孩不简单,还是保持距离为好,待她说完电话,我便起身告辞。她有些愕然,但没说什么,就送我出了门。

相亲能遇到真爱?

我最后一次“面试”是在2005年的2月,一个同事介绍一位幼儿园老师给我认识。

那天,我到了的时候,她们已经坐下了。女孩皮肤白皙,瓜子脸,眉目清秀,气质文雅。我那时就想,这女生要是能成为我女朋友,该有多好。

饭后,我送女生回家时,发觉她只有1米56的样子。我1米75,早先还想找个1米62以上的,但朋友提醒我,“别那么挑了,过两年,你见到母猪都是双眼皮的了。”

有了这美好的第一印象,接下来就靠自己的努力了。

当时我离家200公里,两个星期才能回去一趟,电话便成为我们惟一的沟通渠道。那时我们一天一通电话,一聊一小时,天南海北,古今中外,后来干脆开了个互打免费的号码。

幼儿园老师的工作环境和生活圈子都比较单一,她思想单纯,没谈过恋爱,很快我们就开始交往了。交往一年多,我们准备结婚,她表现出了不同寻常的能力,房子装修、婚礼准备等等,都是她一手张罗的。

登记那天,我们相约在民政局门口见面,她看着早就在一边等候的我,说道:“哼,让你捡到(大便宜)了!”

的确,时至今日,我仍感恩上苍让我遇到这么好的女人。为此,我每年结婚纪念日都会送她一个刻字的戒指,“纸婚”那年,我送她的戒指上刻了“OLOL”,意思是:One life,One love.

相亲遇到 “白富美”,就像做了一场梦 ——山林

2011年,我到深圳已经两年了,还是像钓鱼的浮标——打着漂儿。

我先是做货运代理,后来转到一家台企做化工外贸,工作平淡,毫无波澜。老家的对象没能熬住异地和房子的双重魔咒,穿上了别人的嫁衣。我孑然一身,难免疲沓,闲暇的时就待在冯老板的小店里喝茶搓麻。

一天正搓地开心,冯老板听闻我还单身,巴掌在白花花的胸口上拍得“啪啪”响,打满包票要给我找个好小妹。我当时七小对正单吊幺鸡,以为他拿我的牌逗乐子,微微一笑便抛在脑后了。

当晚,冯老板请吃烧烤,啤酒喝到兴处,他又提起这茬,“有个云南的小妹,气质好、身材棒、长相不赖,关键还很有钱,曾是我馆里的‘VIP小主’,这俩月她回乡探亲,就快回深圳了。”他一手举杯,一手点着桌子道:“眼镜老弟,这可是打着灯笼都找不到的好事哟!你学历高、见识广,人也够味儿,到头你俩真成了好事也说不定。”

承冯老板的盛情,加上“大事所趋”,我竟对这次相亲隐隐生出了一丝期待。

我们见面的那天恰逢周末,事先我并不知情,照旧在冯老板处“码长城”。一圈未完,门外走进一个姑娘,头端得很高很正,披肩的黄色卷发,开过眼角的眼睛大而有神,嘴唇扁薄,有些泛白。

冯老板朝我神秘一笑,赶忙迎上前去,“小妹你可算来了,先坐先坐。”我心里一琢磨,应该就是这位了:粉色圆领的薄衫,黑色超短热裤,高跟凉鞋,站得笔直。再扫一眼自己,大T恤、沙滩裤配拖鞋,手里拈着麻将……画面不能再随意了。

冯老板简单介绍后,一圈人开始起哄。她脸红了,我也有些发窘,不好意思地逃了。还没上楼,冯老板就发来短信:“老弟咋跑了?人见过了,具体啥情况我前两天在电话里也跟她讲过了,要不要继续聊聊?我在西餐厅订了位子,晚上七点见。”

我冲了个澡,换上一身商务行头,而后郑重地给冯老板回了条短信:“好的,到时见。”

晚餐时只有我俩,冯老板压根就没现身。刚开始气氛有些尴尬,牛排红酒上桌后,才算有了闲扯的话题。

我切下一块牛排嚼了两口,皱眉道:“烤老了,和我一样老啊。”

她笑道:“老?你多大?”

我说:“86年生人,老大不小了。”

她嘴一撇,“你这是在说我老吗?我也86的。那我们是两只老虎咯?”

我轻声哼起,“两只老虎,两只老虎,跑得快……”,空气中的陌生与尴尬终于渐渐消融。氛围转暖,她打开了话匣子。

相亲能遇到真爱?

她叫雪玲,云南昭通人,很小便跟着爸爸离家到深圳打拼,初中都没读完。后来,她爸在深圳开工厂,成了老板,主营模具和电子产品,现在还搞房地产,她现在住的房子就是她爸开发的。她自己跟朋友合伙开了间贸易公司,股东兼会计……

我越听心里越发毛:平凡如我,该如何去配她呢?也许只能遥望和欣赏了。

饭后,我提出用“双11路”送她回去,她则表示是开车来的,可以捎我去红树林公园逛逛。我这才注意到,在不远处的停车位上,一台拉风的跑车像卧虎一样静静地趴在那里,车子明显是花钱改装过的——车头很低,像尖锐的剑口;密集散射的轮毂是粉色系,在霓虹灯下如萌版小太阳;车尾加了扁宽的粉色定风翼;车标变动最大,已经无法辨识原来的品牌。

车子内部也是粉色的,坐上去感觉像是闯进了动漫少女的闺房。引擎发动时,隆隆的轰鸣响起,显然,两边的排气筒也都加粗并安了扬声器。

巨大的动静闹得我愈发心虚了,萌漫风和杀马特风反向吹来,让我有点迷茫,只好扮傻:“这是啥牌子的超跑,最起码得几百万吧?“

她得意地笑了,头略微扬了扬:“一百万卖给你?”

我哂笑,沉默。

夜晚的红树林海风送爽,深港两地的七彩霓虹相互映照,投影交汇在眼前深邃的海湾里。我们并肩散步,都在找话题,却始终搭不上调子——如同眼前的双城,很近,却终究是两个世界。

返程时,我有些沮丧,雪玲的兴致依旧很高:“明天周日,陪我去逛街?”

次日,她驾着“粉兔”带我足足逛了五个大商场,自己丰收之余,还给我挑了亮眼的短袖衬衫和名牌的商务西裤。我连连推辞,她变了脸色,说我看不起她。

回去已是傍晚,东西太多,雪玲让我送她上去。那是一套通透的三居室,她说这是她爸留给她在沙井的临时居所。要命的是,她说要去洗澡,让我试穿新衣服,一会儿她出来看。

她的语调很轻柔,有浓到化不开的暧昧,我有点晕,仿若坠入粉红陷阱。趁她洗澡,我思前想后,留下买衣服的钱,悄悄溜了。

少顷,手机响了,可我没有接听的勇气。铃声执着地响起四次,我还是没接。片刻后,她发来一条短信:“眼镜,你这是什么意思?我自己上学少,所以才对有文化的人有好感,你这也太侮辱人了。咱俩的事,你自己看着办,今天没个说法,以后只能是仇人了。”

我在楼下徘徊许久,还是妥协了,硬着头皮按响门铃。

雪玲身穿粉色浴袍,一脸寒霜,大热天里把我惊出了寒战。客厅的地上散落着红色的钞票,全被撕成两半,我摇摇头,俯身去捡,雪玲竟扑过来,伏在我身上大哭起来。我僵在那里,动也不是,不动也不是,任她的泪水打湿肩头。

那晚,被泪水包围的我没有回去,彻底沦陷在粉色的世界里。

关系实质性确立,此生唯一的一次相亲算是稀里糊涂成功了,但故事还在继续,且一言难尽。如今想来,那几个月,我像做了一场梦。

一个周末,雪玲专程带我去广州见她的姐妹,就是为了炫耀她有一个出国念过书的眼镜男友。我也遇见了她哥哥,黑壮黑壮,憨乎乎的。没有开着想象中的保时捷,似乎也不是某公司老总,更像是一个在工地上揽活的民工。

她说她母亲曾许过愿,她要带我回老家的观音树下烧香还愿。在回云南的路上,雪玲对我说她怀孕了。

在她家里,我看见了她爸的遗像,阿姨说,叔叔去世十多年了。而雪玲手机里存的那个“爸”,她一直叫他“老豆”,只要他的电话打来,她就像是有任务一样消失了。

再说他哥哥,在老家有两个孩子,全丢给媳妇。在深圳又找了个湖南女人,生了个女儿。那个可怜的女娃,还没满月就被扔给外婆用粥和奶粉喂养,有段时间我还帮忙当了好几天的奶爸。

然而,出现任何状况,雪玲都不会给出解释。我固然不是侦探,也不愿意继续折腾。

我们分手的时候,她大闹了一场,可我没有再心软了。去年春天,有个陌生的微信“雪之风铃”加我 ,我没有理,但应该是她吧。就在那几天前,雪玲的嫂子发短信问我,“雪玲说,那个孩子就是她和你的。”

一股热流冲上我的脑袋。这个锅,我背不得,也没法背,我回复她嫂子:“抱歉。真不是,也绝无可能。”

点赞

发表评论

: 北京pk10开奖结果 北京pk10开奖官网 北京赛车开奖历史 北京pk10历史开奖记录 北京赛车pk10开奖记录 北京赛车pk10开奖结果 北京pk10历史开奖记录 北京赛车pk10开奖记录 北京赛车pk10开奖结果 pk10开奖记录 pk10开奖结果 北京赛车开奖历史 北京赛车开奖记录 北京赛车开奖结果 北京pk10历史开奖记录 江苏快三开奖结果 江苏快三走势图表 江苏快三遗漏 江苏快三开奖结果走势 北京赛车pk10开奖记录 北京赛车pk10开奖结果 北京pk10历史开奖记录 秒速赛车开奖记录 秒速赛车历史记录 秒速赛车开奖结果 秒速赛车开奖直播 北京pk10历史开奖记录 北京赛车pk10开奖记录 北京赛车pk10开奖结果 pk10开奖记录 pk10开奖结果 北京赛车开奖历史 北京赛车开奖记录 北京赛车开奖结果 北京pk10历史开奖记录 江苏快三开奖结果 江苏快三走势图表 江苏快三遗漏 江苏快三开奖结果走势 北京赛车pk10开奖结果 北京赛车pk10开奖记录 北京pk10历史开奖记录 秒速赛车开奖结果 秒速赛车开奖记录 秒速赛车历史记录 秒速赛车开奖直播 秒速飞艇开奖记录 秒速飞艇历史记录 秒速飞艇开奖结果 秒速飞艇开奖直播 澳门百家乐 澳门百家乐网址 澳门百家乐官方网站 百家乐官网 澳门网上百家乐 一肖中特免费公开资料 白小姐中特网 香港马会资料大全 澳门百家乐 澳门百家乐网址 澳门百家乐官方网站 百家乐官网 澳门网上百家乐 pc蛋蛋预测 pc蛋蛋幸运28 北京赛车开奖结果 北京赛车开奖记录 pk10开奖结果 澳门百家乐 澳门百家乐网址 澳门百家乐官方网站 百家乐官网 澳门网上百家乐 一肖中特免费公开资料 白小姐中特网 香港马会资料大全 北京赛车开奖结果 北京赛车开奖记录 北京赛车历史记录 北京赛车开奖 幸运飞艇开奖记录 幸运飞艇历史记录 幸运飞艇开奖结果 幸运飞艇开奖直播